九符

      “黄大仙的道场凙的确在两浙路上!”

      ᡽智公禅师雪眉一动챎,目光褜有些微妙的看着这位王公子。 ﬦ

      王渊对于修行界的事情,知道的比想象中还要牂多。

      䊍 黄大仙是两晋之时成道的大仙,在仙人辀中颇有些名头!

      两浙路之上的旱灾的确和黄大仙一脉有些关系。

      这一次两浙路上发生的旱灾既是天灾,也是另外即将霞举飞升狩那位道门高修఺的人劫!

      这牌一点,还是智公禅师从普济㳎禅师那里听来譡的!

      智公禅师越看웟越觉得王ꘞ渊神秘,王渊却是眉头一皱。

      感觉有些头疼。

      他似乎来到了一个超乎他想象的神话世界中,原本以为㒘聊斋,现在看起来至起码是神话,甚至是洪荒世界。

      王渊想起了此行的另外一个目的,顿时开口询问。

      ג“听闻黄大仙,亦有经常游戏人间!”

      “㠢黄大仙升仙已久,但是⾎这位大仙时常游戏红尘,的确뷾经常显迹,施主有所耳闻,倒也正常!”

      智公禅师提及黄大仙,顿时变得有些健谈。

      他游历四方,对于佛门高人了解的多,对于道人高门也了解不少。

      黄大仙跟脚可以追溯到天上施雨之神身上。

      黄大仙传闻是天上施雨之神,只因怜悯苍生,在两浙大旱之时,多降了一些雨水点数,被上天惩戒,贬入轮回。

      궵 其后经过一段时间苦修,才重新拿回真身,成为神仙中的一员。

      当年黄大仙转世的人家就姓黄,黄大仙原名黄初平,멼但还有个哥哥黄初起。

      黄大仙成道之后,曾䨕经点化黄初起,黄初起自黄大仙霞举飞升之后,也䏁一直潜修神仙大道。

      值此时两浙大旱,也是黄初起成道在即。

      王渊却并不知道这位大相国寺癬的智公禅师转过这么多的念头,只是觉得自㣀己这么一路高调合뚴不合适。

      不过这个念头转眼落下,他只是̗想要日行一善。 ꡡ

      好好生活!

      䊶同时摆脱命格带来一些附加东ȇ西!

      得道成仙是第一步。

      不过皇族,尤其是正宫皇后所生的嫡系皇꾷族,身怀紫微真元,若想炼化紫微⮣真元冲破命格束缚,还真是有些难度!

      “结个善缘吧,先行积累一些底己蕴!”

      王渊倒是对自己颇有信心。

      “两位禅师既然是为两浙路上的无数黎民百姓前来化缘,那也算我一份吧,稍后我会回信让母亲组织琅琊郡中的一部分富商,商埭会,一同为大师募捐,相信应该能募集一蘉部分短缺!”

      “阿弥ꅝ陀佛,施主此举当真是功德无量,老僧就替师兄릉暂且谢过公子!”

      智公禅师目光大喜。

      看൨着眼前的王公子真是越来越顺眼!

      这位公子如此仁厚,生在皇家,孖乃是黎民百姓之福!

      王渊微微颔首,目光示意身后的翼七。

      “寒月,你之后就뾾跟着禅师,帮蟣忙调配物资送往两浙路!这一路之上想来不醎会少了那些者趁火打劫的蠢贼,大师修行的乃是菩萨道,恐怕不好处理,你修行的乃是金刚怒目之法,却是럯无碍!”

      “是蘃,公子!”

      寒月提着月牙禅杖骰,类单手行䦕礼,看得出来잊他对王渊极为信任,只是他似乎是天生的冷漠。

      “魔佛寒月!”

      䮾智公禅师早就注意到了翼七的所在,听到王渊称呼这个沙弥的称呼,顿时也是微微一惊,虽然楚和江湖中人没打过交道,但智公禅师还是一样认出了江湖当中这位赫赫有名的魔佛!

      魔佛寒月ᶻ,出身于烂柯寺,天纵之资,不到双十年华就将烂柯寺至高武学《金刚》修至最탐高境界,却破寺而出,精研佛门百家武学,融汇贯通,在江湖之上位列一等一的天人神话。

      这位竟似这位贵人的下属,着实让人诧异,只听王渊指点寒月道。

      嬡 “老禅师乃是ೀ大相国寺的大德高僧,此行也是你的机缘,팆若是能够得大师佛法点化,未尝不能真正走通金刚之路!”

      “是狢,还请大师教我!”

      智公뱉禅师见此微微一笑。“也罢,那就留在身边吧!”

      ჵ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收了这位贵人ᜬ的好处,他还在犹豫用什么办法偿还ច这份因果。

      Ԯ

      王渊目光含笑,寒月同样是他从孤儿当中选拔出来的护卫,天资极高,在武学之上的造诣,的确是令人惊叹。

      如此年纪,能够踏足武林中圮称之为至高无上的天人领域,自然有着非凡룧的悟性!

      原本这种存在ۤ在他未曾踏足修行之时,或许已经足够够ာ用了푇!

      但如今既然已经踏足修行,这种天人神⺠武林高手话明显已经不够用!

      斦 若是能够得到真正的佛门大法,也是寒月,也就是翼七自己的造化。

      在王渊这里得到承诺,这老禅덃师当即不再迟疑,和寒月启程赶往琅琊扝郡,请孙氏出手帮忙募捐。

      ﻁ当然,虽然是以孙氏的名头出手,实际上⋺这一次帮助智ꯗ公和尚募捐的全部是王渊麾下的商户,商会。

      孙氏是不可能帮忙募擼捐的。

      大相国寺刚刚把王弘给拐走,孙氏愿意就有鬼了!

       这是王渊的私人势力!洅 ⡠

      ……

      王渊离开王家镇继续前行,数天之后来到了一处唤作参星镇⡂的地方!

      这里十分繁华,车鶠水马龙!

      这参星镇因ঝ为三位修行有成之人而得名,犆传闻三位仙人在这里得道之后,还留下了三件法宝赠与有缘人!

      王渊自然也是喜欢法宝,收到这则来自于麾下情报系统打探到的秘闻之后,当即赶往参星镇。

      不过他쮫更为感兴趣的是度参星镇中出Ⲥ现过的一个身影。

      帯那人唤作石敢当!⵭ ދ

      ……

      此时在王通判府中

      孙氏坐在四方榻上乌云密布,哪怕是身畔四脚八叉,可爱无比的幼女也没有让孙氏心ᬾ情好上一些。

      㾠 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,首先是王弘被带往大相国寺的事情,对于自己亲自掰弯的长ᗳ子,孙䋽氏霫是有苦说不出。

      第二个则是来自于汴梁的消息。

      官家昏迷半天的消息,用㚠不了多久,各地官员基本上࡮都得到了消息。

      “㋦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刚刚失去了一捐个儿子,第二个儿子看起来也保不住ꅅ了!” 唪

      슸 之孙氏面无表情。

      她手上握着另外一封信,上끑面只有几个字,圣人正在设法,要给两位皇子正名,请孙氏配合!儵

      孙鱿氏眼底闪着冷笑,想要如此简单的夺走她的儿子,没门!栳

      圣人也不行!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