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属的力量

      “痛——好痛——好痛啊!师姐。我快受不了啦。”褚玉痛得忍不住喊道。

      褚玉此时正在学武,练习基本功。他在一树桩上练习压腿,而施馨卉则在辅助他练䣵习,正摁住他的身子使劲往檉下压。此时此刻,褚玉痛得汗珠一滴滴直往下掉,他实在忍不住了,于是就喊出了上面之话。

      上次,大家从梁清家中返回山庄,一路上,大家都很顺利。褚玉一回到山庄,就闹着要练习武功。这些天里,施馨卉一直都在教他练习基本功,准备等褚玉有了扎实的基本功后,才正式开始教他앭武功。

      由于褚玉从小就没有练过武,错过了练习基本功的最佳年龄,现在算是半路出家,所以对他来说有些难度。不过,褚玉想到自己身负血海深仇,还有自己平时那个窝囊相,每天都发愤图强,异常刻苦用功,经常为了完成一个基本功,可以从早上一直练到深夜,中途只剩下吃喝拉撒。

      如果不是褚玉练基本功,而是䂱其他新弟子练的话,施馨卉肯定不会亲自教授,她会随意指派一人做此事。她之所以愿意亲自教授,那是因为她跟褚玉呆在一起,会感到莫名的快乐,忘掉诸多烦恼。

      整个山庄弟子无人不羡慕褚玉,因为能得到这位师姐亲自教习,其它任何쉡人都还不曾遇到过这般待遇。对此,施月柔时常有些看不惯,她主要担心自己姐姐会犯糊涂,恋上了褚玉。

      言归正传,施馨卉听到褚玉连声叫痛,便松开了手,没再对他继续用力。她知道褚玉忍耐力极强,若非痛到极致,肯定不会轻易喊出“痛”字。

      ꁛ “师姐,你别管我喊痛,尽管用力便是。我想快点练成武功,不想再那么窝囊了。”

      “饭得一口一口地吃,不然就要被噎住。同样,武功也是一天一天地练,欲速则不达,你别太性急了。再说,我从未见你在哪里窝囊过呀。”

      “师姐被人欺负,我都帮不上忙,保护不了师姐。还有,我被那几个小子打得半死不活的,难道这些还不算窝囊吗?”

      “晕死!谁让你保护我了,自作多情!”

      륬施魟馨뻏卉正在回此话时,施月柔突然悄悄来到了他二人身旁。

      “谁自作多情呀?姐筞姐。你该不会被这小子给迷住了吧。如果你看上了他,那我们山庄可就要闹出大笑话了。”

      施月柔如此刻薄之言,褚玉和施馨卉都为之感到非常尴尬。当然,嫞褚玉的尴尬更甚。

      “二师姐,你别误会了!我有自知之明,绝对没有一点非分之想。”褚玉道。

      “没非分之想,那姐姐怎会说你自作多情?”施月柔道。

      “칯施庄主和二位师姐都对我恩重如山,我只想报恩。刚才,我悪说要练好武功,保护大师姐。——当然,我也要保护二师姐——”褚玉道。

      “你别瘬说了!——妹妹,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我自己的事,自有分寸,你别再胡说八道了。”施馨卉终于忍不住᮶心中之气,打断了褚玉之言,对她妹妹不满道。

      施月柔见自己姐姐生气了,自知话说重了。

      “姐姐,我还不是为了你好。再说,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干嘛对我发那么大的火呀。本来我想找你们说说话的,没想到你们这样对我,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我走便是。”

      施月柔言毕,便转身离去了。这时,施馨卉觉得又气又好笑,她望着施月柔离去的背影,不由在心中自言自语起来㽼——

      “我这妹妹还想得真够多的,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呀。他既没有武功鑘,还一无所有。我若是跟了他,不仅自己脸上无光,还不能助家人一臂之力,难道这些我都不懂吗!——我这妹妹也真是的,成天没事就爱胡思乱想……”

      施馨卉与褚玉共处了不少时日,虽然她内心深处对褚玉很有感情,也多次被褚玉的言行所打动,但她自己是个十分理智之人,知道自己的使命和归宿,知道自己的另一半托肯定要门当户对。

      铮由于她跟褚玉在一起时,心中有鵭说不出的愉悦感,于是每当她静下来独自发呆的时候,脑海中偶尔会有跟褚玉结合的闪念。不过,每当她有此念头时,就会立马打住,不让自己继续幻想下去。

      褚玉也确实如他刚才所ᑚ说,很有自知之明,他觉得自己是个一ኟ无所有的癞蛤觐蟆而已,而施馨卉则是个天鹅肉,他从不幻想施馨卉会看上他。他对施馨卉的好,完全是出于感恩施家的原因。当然佁,他톄内心深处是很喜欢佬施馨卉的。

      施月柔离去之后,施馨卉心中突然很是不爽,“今天练得差⌔不多了,你先休息一会儿,顺便陪我到山中逛逛,好不好?”

      其实,褚玉本来还想继续练习,因为他太渴望有武功了,不想耽搁一分一秒。只是他不好拒绝施馨卉,片刻犹豫后,便答应了。接着,二人便往后山走去。

      这云鹤山庄,正大门外俯抅瞰山下犰、视野开阔、一目千里。⯲而山庄背面则座靠山崖石壁。施ቋ万山夫妇的卧室比较特别,从卧室侧门而出,是个花园走廊,花园尽头是熝个山洞,山洞直通山崖背面。洞中开凿得甚是宽敞,里面供奉有施家先祖牌位。这个山洞是施万山夫妇俩专用通道,外人一般不允许通过,平时,前后洞口都上了锁。

      施万山之所以开凿了这个山洞,是因氌为此处崖壁背后凸出了一块大平台,非常适合平时练武之用,无人打扰。那平台下面是万丈深渊,其两侧都是连绵起伏的悬崖峭壁,若非轻功特别好,想要通过悬崖攀行到那平台上,根本无法做到。

      틬施馨卉领着褚玉,沿着山腰一路绕行,准备到她父母练功平台附近的山崖处,看看山后风景。二人行走了一会儿,便来到一棵柿子树下。此时,树上挂满了柿子,那些柿子已开始成熟发红。不过,看得出几乎都挗还没有熟透,无法食用。

      “师姐,我上树为你摘柿子吃。你在地上等我一会儿。” 

      “别上去了,一看就知道还没有完全成熟,吃着涩口。——你一个大男人,嘴就那么馋么——多等几天都不行么?픈”

      施馨卉这番略带刻薄之言,让褚玉为之尴尬一笑,“我想应该有熟了的,只是被树叶挡住了,我上去找找再说吧。”

      褚玉随即爬上柿树。施馨克卉这时没再多说了。

      褚玉在树上寻找半天,最后终于找到两颗已熟透了的红柿子。褚玉摘下柿子,下到地面上,递给施馨卉一颗。施馨卉面带笑容,␦接过柿子,不由显出嘴馋之态,迫不及待地开剥柿子皮。

      “没想到你还真找到了已熟透的柿子。其实,我最喜欢吃这棵树上的柿子了,它不仅特别甜,而且水分还特别多,吃到嘴里,那是甜在心里。”施馨卉一边剥皮,一边言道。

      施馨卉很快剥掉柿子皮,开始吃起来。可能由于的确太好吃了,她三口并着两口在吃。

      “诶!你小子盯着我看什么?你怎么还不吃呀,我都快吃完了。真的很好吃,你快尝尝㐵。”施馨卉吃到最后发现,褚玉面带微笑,望着自己,没有准备吃的动作。言毕,她便把手上最后一点煮柿子送进了嘴里。

      “师姐,柿子甜在你心里了吗?能跟我讲讲,心里Ֆ甜훘起来以后,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呀,我还从未体验过呢。”

      褚玉这番话完全是说者无心的一句玩笑之言而已,而施馨卉却神经敏感,将其当成了言外之意。

      “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!先前,我就跟你讲了,你别自作多情哈。真是给你一点阳光,你就灿烂得不知所以然了。——快把柿子吃了,我们继续往前走。”

      㠔褚玉一听,显得有些尴尬。他知道施馨卉误解了自己的话意。

      “师姐,我是借你刚才的话,顺便跟你开的一句玩笑话。ₐ你理解错了,我没有那个意思。我都说过了,我놉很有自知之明。”褚玉道。

      施馨卉装糊涂道:“什么自知之明?你说些话真是莫名其妙!——你快点吃呀,别再耽搁时间了。”

      褚玉这时没有听从施馨卉的命令,他将手上那颗柿子又向施馨卉递去。施馨卉不由为之一愣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“我刚才不吃的原因是我吃不惯柿子。只要一吃柿子,我就会反胃。我是帮你拿着的,师姐快拿去吃了吧。”褚玉道。

      鸏 ﺞ施馨卉听褚玉如此说,便将信ᨲ将疑地接过柿子。“我就说你这人有些怪怪的,还真是果不其然。你吃不惯柿子,干嘛要那么积极上树去摘鮏呀?”

      “师姐,你这是哪里的话呀,我什么时候怪怪的了?”褚숂玉道。

      施馨卉脱口而出说褚玉有些怪怪的,主要是因褚玉多次不合常理之举给她心中烙下了如此印象。诸如有,他俩在土地庙遭遇了女鬼,褚玉当时奋不顾身去追赶女鬼救人;他在董成面前视死如归地刺胸自尽;他在杨樱花地下室中撞地晕厥......

      在以上所举例子中,褚玉追女鬼的行为完됫全不合常理,所以在施馨༎卉眼里属于“怪”;褚玉Ū刺胸自尽行为,虽然感动了施珼馨卉,但在她理智眼光看来,那行为毫无意义,同样属于“怪”;至于褚玉撞地晕厥行为,虽然施馨卉心知褚玉是为了保全自己清白띘之身,才那样做的。然而,那行为在她眼里看来,完全不合人性之理,同样也属于“怪”。

      施馨卉面对褚玉的质问,她不可能把这些怪的行为罗列出来,毕竟那些行为全都是“正义之举”,更是触动她心灵뵨的东西。于是她便给褚玉来了ሄ一句霸王言辞——

      “不跟你说了,我要吃柿子了,反正就是怪!”

      随后,施馨卉将这颗柿子也吃了。待她吃完后,还做出一副回味无穷之状。

      “师姐,你知道这柿子洽是什么品种吗?”褚玉道。

      “我只知道好吃,管它是什么品种。——难道你知道?”施馨卉道。

      “这柿子名叫火晶柿子。它不仅甜而不腻,十分爽口,还有很多功效呢ꅧ,比如它能清热、祛痰ᇏ、镇咳,还能治疗失眠呢......”褚玉道。

      “你不是吃不惯柿子吗,怎会知道它的口味?”施馨卉道。

      “近两年吃不惯,以前喜欢吃。”褚玉尴尬笑道。

      㑛  施馨卉抿嘴一笑,道:“你真是个怪人!”

      此时,施馨卉明白了褚玉吃不惯柿子是假的,他是故意留给自己吃的。她不便捅破这层纸,于是才会有如此情态,以及如此回话。

      施馨卉吃完柿子␾,二人又继续前行。在此后的一路上,施馨꼲卉显得✲有些沉闷,主要是她想到近来山庄生意不顺,到处都是烦心事的原因。褚玉见施馨卉心情不好,便跟着沉默起来。

      “上次,你ﱢ跟我讲过一个叫庄周的智者,你说他一辈子都不曾有过繋烦恼,那你再跟我讲讲他的故事,我还想听听。”施馨卉此话打破了大家的沉默。

      “我觉得师姐确实适合多听听他的言论思想,会让你减少很多烦恼。那我就先跟师姐讲讲他的《逍遥游》吧,《逍遥游》是他书中开篇之作,也是后人窥其思想的一大名篇。

      书中写到:北冥有鱼,嚱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而鹏,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……”

      自此,褚玉便跟施馨卉讲起了庄子。褚玉先跟施馨卉讲了《逍遥游》原文之意。然后又讲了庄子想要表达的疰思想。在讲庄子的思想时,褚玉对鶳施馨卉说,庄子叫大家摆脱世间万物的束缚和羁绊,不受物欲所累,让身心达到绝对自由,做到天人合一秺,物我⸗两忘,逍遥于无穷之境……

      后来,当褚玉讲到“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”时,施馨卉已完全听得如痴如醉,心血彭拜。她感觉人生就应该那样过,才会无有烦恼、无有忧愁、无有得失、无有恐惧、达生忘死……

      施馨卉听完了褚玉所讲,内心激动了好一阵子。不过,一阵心血澎湃过后,她内心又开始矛盾起来。其心中固有思想正在跟褚玉所讲的庄子思욱想交锋论战——

      “我家有如此大的家业,我若不兢兢业业将它打理好,而将其抛弃,使自己身心摆脱它的束缚,去追求䟶庄栂子讲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那不被世人笑掉大牙才怪췍呢!

      虽然我们全家人都活得特别累,然而天下人都是这种活法,都想得到名和利。如果没有光鲜,没有名和利,谁还会来奉承你,朝拜你啊!庄子那一套,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做得到吧。

      然而,庄子他讲的好像很有道理,令人向往不已,人若真能像他那样活的话,或许才是人生真谛吧……”

      施馨卉内心一番思想交锋之后,结果跟她当初在杨樱花地下室时感悟人生一样,无法栆想通透明白,于是最后,⚘她又干脆什么都不想了。

      二人一路谈论着庄子,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悬崖峭壁处。此处是山峰的一个风口,悬崖下万丈深渊,侧面两旁都是峭壁耸立。沿着峭壁攀岩,可以通往施万山夫妇练功平軙台处,不过若非轻功了得,以及胆量过人,决计不敢从此处通过。虽然此处离山庄直线距离不远,但两地之间必须要沿着山腰绕쁬行一大圈。

      这时,大家停止튮了庄子话题。褚玉忍不住好奇េ,探头望了一眼悬崖,悬崖下方云雾弥漫,遮挡了视线,所以他没有看见谷底。接着,褚玉又侧头望向施万山的练功平台。由于山中起了烟雾,那平台之处完全处于朦胧之中。不过,他有意外发现,在这一刻,他感到无比吃惊——

      “师姐,快看!平台那边好像有人。”

      施馨卉随即放眼看去,发现朦胧雾气中,有一女子从平台另外一侧的峭壁上一闪而过,很快便消失在了雾气之中。

      施馨卉猛然一见,顿时比褚玉还吃惊,惊得她直犯嘀咕——“不可能——不可能——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出现,难道她ӌ不是人吗?”

      “师姐你在说什么呀——谁不是人?”褚玉没有听清楚施馨卉嘀咕之言,不由好奇追问。

      “你不是人!”施馨卉此话一出,见褚玉愣住了,不由抿嘴一笑。接着,她便道:“都怪你好奇心太重了。——我说的是봕刚才那个一晃而过閇的女子,她不可能是盗贼,因为那边峭壁比我们璂这边还险要得多,就连我阿爸都不敢从那边峭壁上通过。武林中,轻功高过我阿爸之人寥寥无几,更没听说过有哪个年轻女子身负如此厉害的轻功。”

      “那师姐你觉得你师父的轻功如何呢?”褚玉道。

      “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?简直莫名其妙!我ⷧ师父神龙见首不见尾,她是个绝对的世外高人䮅。ฒ以我之见,不管是她的轻功,还是剑法,江湖中人无人能及,当然也包括我阿爸,甚至还包括那——逍遥极乐。”施馨卉一说到逍遥极乐名字,觉得有些难以启畒齿,于是出现了片刻断续停顿。

      褚玉听了施馨卉这番回话,感到有些意外吃惊。

      “我们只看见她跟那恶人懂成打斗过,你这样判断未免也太武断了吧。我觉得施庄主肯定在你师父之上。”褚玉此话有拍马屁之嫌,不过他是善意的。

      褚玉刚才那番问话,他并非认为那个神秘女子是梁清。他只是听了施馨卉刚才那番分析,想起了梁清,不꾝由随便一问。他没打算将梁清的真实身份告诉施馨卉,因为他要恪守承诺。而施馨卉回答其问时,之所以如此高捧梁清,是因为她知道一些事情真相的原因。

      对于褚玉这番有拍马屁之嫌的话语,施馨卉没有理会。这时,她又陷入了思考中,“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她会是谁呢……”

      “师姐,鞃我们还是别想了,赶紧回去吧。看看家里面有没有丢什么贵重东西。”

      “好,我们赶紧回去看看。”

      他俩接着便没再多言其它,开始往山庄返回。

      二人刚转身没走多远,忽然碰见一人,对方是从连绵起伏的另一座山头走ꅿ来。

      “请问二位,沿着Ⲣ此路톟过去,是否就是王家寨。”㥒对方道。

      “前辈,你走错路了,已经走过了山头。这里是云鹤山庄的地盘,你再返回去,往回走两个山头,下山后便是王家寨。”施馨卉道。

      对方一声道谢之后,便按原路返回了。

      云鹤山庄所嶲坐落的山脉连绵起伏,群山相连,㸍时常有人走错路。因此,施馨卉对此并没感到大惊小怪。

      随后,他俩返回了山庄。开始对山庄弟子一番询问,结果大家都说不曾发现有陌生人来过,也不曾发现有何异鋀常。后来,大家又盘点œ了一番财物,同样没有发现有任何东西被盗。至此,他俩心中虽然对那神秘女子充满了疑惑,但由于山庄并没有失窃,也无任何异常,于是就没再多想此事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