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nning man(四)

      在林薇薇离开后,ɷ陆绪继续他的奋战大业。时间流逝,脑海里比劳力士还精准的“生物钟”提醒着陆绪,已经4:30。

      准备放下书离开的陆㝷绪,刚刚走了几步好猱像有想到了什么,抬头朝身侧的书架望去。这一排正好是自己没看过的书籍,陆绪随手拿起一本,来到收银台。

      “吴阿姨,今天좣人有点多啊”陆绪把书递了过去,白在这里看了一天的书,陆绪觉得噙不贡セ献点GDP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    “可能是快开学了,书店里的人确实比平常多了点。”吴雪梅顺嘴回了一声,然后熟练的接过,扫码。

      虽然奇怪很久没买书的陆绪今天为什么买了一本书,不过一本书也是业绩提成。吴雪梅下意识看了看手里的书名--《心理学—语言的艺术》,这个名字很正常,但是不寻常的是,封面标题下面还有一行小字“恋爱必学,如何让她喜欢你!”。

      这是青春期男生爱情萌动么?吴雪梅联系到刚刚和陆绪在一起聊天的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,心理有一种恍㑞然大悟的感嚰觉。

      ‘难怪这小伙子今天感觉不一畐样了,原来是谈恋爱了,可以理解的嘛。’吴雪梅心理暗笑,手上动뺂作利索的把书装好。

      䉿而在吴雪梅把书籍翻到正面看书名的时候,陆绪也瞟见了封面上的那一行小子。接着陆绪看到吴雪梅用一种过来人的笑眯眯的眼神看向自己,内心不禁有点尴尬。他只녲是不想被当成免偑费看书,蹭空调的人,所以想随便买本书而␈已。

      书架里的书都是竖着放的,看着书脊上也没什么问题,他就顺手拿了。陆绪哪能想到,这本还另有内容……

      扲‘我真的是随手拿的啊’陆绪心里在无声的辩解,不好意思多聊的陆绪匆忙离开。只是陆绪出了门的背影还能感受吴雪䶒梅,略带笑意的眼神。

      到家已是5点多了,本穅以为家里没人的陆绪,却是意外的看到了门口有一皮돢鞋双鞋在那。

      ‘咦స,老陆同志,今天回家了?’陆绪心⎵里想着,拉开门传来的那콀一缕饭菜香味,确定了陆绪的猜测。

      蔀走进门,随手把书放在茶几上。陆绪走到餐厅,看到桌子上已经有了好几个菜猪。看着厨房里依旧在忙活的陆ạ峻同志,陆绪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安稳的感觉,这感觉大概就是該幸福!

     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馨了,前世陆绪家里也是他父亲做饭,随着陆绪大学毕业,走上机场,生活越来越忙碌,那时候别说这样静 静的看着父亲做饭了,能抽时间和父䗥亲喝杯酒都很难得。

      老陆同志,其实平时生意很忙,但是只要ゥ一有空闲,就会回家里做饭,让陆绪和林玉珍一起品尝他的手艺。至于陆绪老妈林玉珍同志是不会做饭的,但只要老陆同志有空回家做饭,⳱那么林玉珍同志即使再忙,再晚,也都会回来一起吃。

      这大概是两人多年来能一直感情如漆的原因,只是苦了陆ꭰ绪炉同学,有时候要等到9-1崵0点钟,才能吃到二次加热的饭菜。

      “老爸,老妈今天几点回来?”陆绪走到餐桌前,吞了吞口水,对着厨房问道。白天他除了在看书㍪以外,还一心二用的在静态锻炼缀自己的肌肉,消耗比较大,早就饿了。

      “快了,你妈说六点之前”陆峻在熬一锅汤,一边用勺子ᤜ在不断的搅拌,一边回到。

      对于陆峻同志的回答,陆挎绪同学很满意。嗯,不用饿着肚子等了,作为一个医生,林玉珍同志的时间观念一直都是很强的,她说了6点之前,肯定会在5:50分左右到。

      “再熬什么?”陆绪探头进厨房,问着那诱人的香味问道。

      陆峻却没有回答陆绪,熬汤搅拌的手一停筀,头歪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陆绪,问道:“真的被雷劈开窍了?”

      以前的陆绪话很少,也不会关心晚上吃什么的这个话题,最多问几쁣点吃饭。饿肚子굏的感觉确实不好受,所以吃饭对于以前的陆绪是重要的事情,由不得他不关心。

      陆绪明白林大医生大概和老陆同志打过电话了,纠正道:“也没被直接ໞ劈到,地上有积水,被间接导电给电了”

      “然后呢?”对于陆ꃫ绪同学的答非所问,陆峻同志낔很不满意,侥他的意思是问陆绪现在有什么变化。

      “然后我昏迷进了医院呗”陆绪无辜的回道,他有点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变化。

      “什么感觉?”陆峻퀕言简意赅。

      知道敷崣衍不过去了,陆绪大脑迅速ﲷ思索了一下语言,似真似假的说道:“当时感觉有一道热流䯒进入了我的身体,在我身体里面乱窜餣,让我感觉浑身很热。接着那犓股热䃢流由下至上直冲我的天灵盖,弄得我头脑发涨,最后我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,浑身⛾一阵轻松,脑袋也变得更清楚了。”

      陆绪知道老陆同志喜欢武侠,他这样说或许能让老陆同志脑海充满想象。

      听到陆绪的话,陆峻沉思了一番。他以前在部队是听过有人因受到刺激或者因外部压力而改变性格的,另外有些人小时候的性格和长大后的性格相差頲也很大。

      看着儿子好像变得开朗,爱说话了,闛陆峻心里是开心和喜悦的。反正是自己儿子,结果是好的就好,万幸没事。

      看着陆峻同志没有追问的意思,陆绪暗自松了一口气,知道自己过了这一关,以后一片康庄大道了,心态也轻松了,开始调皮道:“这个香味闻得我都饿了,老爸的手ꌌ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      攛听着陆绪以前从등未讲过的煽情的话,陆峻搅拌的手不由停了停。把勺子在锅延边敲了几下,沥干净汤汁以后,拿起一个大汤盆,盛满솝,递给陆绪,道:“端出去재吧,当心烫”

      ‘原来是银耳汤啊。里面还放䨽了莲子、枸杞、红枣,嗯,里面肯庬定还有燕窝。’陆绪接过大汤盆,瞄了一眼,虽然燕窝和银耳很难分别,솗陆绪也没仔细看,但他可以确定这汤里面100%有燕窝,因为燕窝是林大医生ꢍ的最爱。

      当然主要是陆绪闻到了燕窝那股淡淡的腥味。

      陆峻看了一会儿陆绪的背影,看到儿子正常的很,心里一天的担忧完全放了下来。

      清理完厨房,陆ᶔ峻脱下̹围裙,走出来拍了拍陆绪的肩膀,道:“既然没事就好,下次外出注意安全。”

      ⽓ 说完,陆峻同志假装没看见陆绪微红的眼眶,径直走向客厅,每次陆峻同志等林大医生钀回来,튄都是窝在沙发上。

      疗 陆绪眨了眨眼睛,缓解了一下感动的情绪,看着、闻着桌子上的一大堆美味佳肴,偷偷拿起了一双筷子。还没等陆绪把食物送进嘴里,客厅里传来了陆峻同志惊疑的声音:“陆绪,这本羂书是你买的?”

      蔚 想起那本书的事情,陆绪尴尬的放下了准备用来偷吃的筷子,窘迫的解释道:“那个…在书店看了一촆天的书,不买一本彯,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所以我就随手拿了本书。”

      䈛“额,真的是随便拿的,付钱之钱我都没看清楚是什么书。”或许感觉这样的自己的解释力度不够,陆绪又硬着头皮说了句。

      ꩓ 陆峻同志觉得,陆绪同学的话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。看着手里的这本菧《恋爱必学》,陆峻同志忽然툝想到自己儿子也不小了。以前陆绪可没这么..可爱,难不成这个雷真的这么轢神奇,开窍一下子全部开….了?

      “哈哈,没事,没事。你老爸我也是这么过来的理解,理解。哈哈哈哈”客厅传来了陆峻魔性的⽘笑声。

      嵄 陆绪无奈的꩟叹息了一声,继续自己的偷吃大业。误会就误会呗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都成年人的思维了,被取笑一下没什么大不了。

      “咔擦…”5:55分,林大医生准时̴的走进了家门,听到客厅里陆峻同志猥琐的笑声,疑惑的问:“你们聊䝧什么呢,笑的这么开心”

      “待会再和你说,先吃饭吧”陆峻收起了那本书,起身,去厨房盛饭。

      陆绪放下筷子,仿佛自己没有偷吃,默默的在那装透明。林玉珍满脸问号的来回看着这对父子,似乎感觉到了家里那一点奇怪的气氛。ﵐ

      林玉珍刚好洗完手,饭也端到了桌子上懿。三人边吃边聊,陆绪知道了果儓然是林玉珍今天一大早,离开家去上班的途中给陆繷峻打了个电话,避重就轻的把陆绪被雷劈和完好无损的事情告诉了他萠。正好在魔都的老陆同志也没什么事,于是提前回来了

      一家人一起幸福的吃了顿晚﷯饭,连碗都顾不得洗,陆峻和林玉珍便消失在了客厅,进了房ẏ间。不要想歪,同时消失的还有茶楙几上的那本书。然后陆绪即使在不开超频的状态下,也能兣清꺇晰的听见,老爸老妈房䘃间里传来了的笑声。

      “诶,这事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。”重重的叹了口气,陆绪无奈的回到房间继续锻炼自己的身体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陆绪起来옔的时候,厨房洗碗槽里的碗筷已经没了,桌子上放着三碟小菜,花生、炒鸡蛋以及醋溜萝卜。作为医生的林玉珍同志是严禁在家里吃腌制食品的,外面吃饭则没这个要求。因为按陆峻同志的⪝解释歾,外面的食物能吃就不错了,哪里还管营养不营养,健康不健康。林大医生对自己老公的说法不可置否,也욗就不在要求了。

      陆绪在厨房里盛了一碗稀ꕕ粥,ర就着桌子上的小菜迅速的吃了两碗。

      今天陆绪还想去书店看㎬书,正准备出门的陆绪好像想起了什么。走到客厅,果然,茶几上静静的躺着一本书,正式昨天让陆绪十分尴尬的那本《恋爱必学》。书下面压着一小叠人民币,陆绪不由폟猜测这大概是老爸老妈给他的恋爱基金。

      这是在鼓励自己早恋么!

      陆绪无语,他有着一个30岁记忆的人,难道要对16-17岁的ట小姑娘下手,这会不会…犯罪?

      不过他还是一把拿起了书和钱,把⛝书随手塞近自己的书架,然后划拉了一下人民币,嗯,3000块钱,不少了。

      陆绪脑海里自动脑补这笔钱的作用,两个人吃饭一天一次,每次差不多70块,电影一个礼拜一次,两人差不多花60块,再送个礼物,比如买件衣服什么的也要300-400。这样一个月下来还剩300多,正好可以开一间五星级的酒店。

      咦,我为什么脑补一个月和酒店?陆绪甩了甩头,抛开这些无輶聊(ang zang)的想法,把钱往兜里一踹,抬脚出了门。

      手中有钱,心中不慌,今天的计划可以稍微变一变了。不过晨练还是要继续的,今天先跑10公里,方向东,北。

      热身完毕,出发,go!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