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8你是不是对她们的腿感兴趣

      吴美珠在位于品川的办公室窗前,对站在身边的林梦宁说:“这里看出去的景色很不错,但四十几年前东洋战败的时候,东京当时的状况却是让人难以面对的,更没有办法使人相信几十年以后的东京ᮽ,又会是一座引人瞩目的国际大都市。所以一揧个룪人也好,一个机构也好,只要蹵想干而且会干,就一㢿定能干出名堂来。梦宁,你刚才说፺的想法,我赞成,但你究竟能做出什么Ⴛ样的局面?我还要观察。不是妈妈信不过你的能力,而是你必须经历那些过程,必须体会甜酸苦辣的各种滋味,必须有桠摔倒了再爬起来的能力,必须通过摔跤而长出不再跌倒的本事。这些东西是没有人可能替代你的,我놚和你爸爸也只能提醒你,而不能通过一直扶着你,而让你永远不摔跤。”

      林梦宁神色严肃地说:“妈,我明白的。如果不断奶,就永远是个小孩子。没有被ᱟ弄痛过,就不会真正知道什么是可以的?什么是不可以的?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,您放心。”

      “梦宁,现在我们这个商社蛮像点样子了,包括这栋楼的一半也是簳我们自䥩己的。但在你刚出生的时候,你爸爸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又负担得起租金的办公地方,前后差不多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,沿着山手线四处寻找。最后在秋叶原和上野之间,麯一个叫御徒町的地方,找到了一处我们当时租羑得起的沿街房子,然后就在那两间小屋子里干起了这个商社。过了大约半年以后,你的另一位外公去我们在御徒町的商社看了一下,走的时候对你爸和我说,三年之后如果你们自己有能力在东京丩站、大手町一带租写字间了,我就给你们承担70%的租金。但是现在就是再难,你们也必须要自己熬。”

      吴美珠侧头看着女儿说“熬,这个字成了我和你爸爸一辈子谨记于心的东西。过去生意还比较小的时候,我们熬,一点不敢大意,半点不敢胡思乱想鑢。后来六十年代中期以后Ɯ,特别ꦖ是七十年代閼开始,我们的生意顺了起来,쓂也大了起来,但我们还是将熬这个字看得特别重៭。因为守得住已有的一切,在各种引诱面前不轻率不冲动不疯狂,同样也要靠熬,必须熬得住。这么多年来你爸爸和我一直将这个熬字,当成了人生的方向盘,世界上的事情熬得住就能有明天,要是熬不住,随时都有可能会完蛋。梦宁,你千万千万记住,在一个人苦的时候,熬还不是真本事,因为那쵦种情况下只能熬,没有别的办法,当然不能傻熬。但当一个人好起来了,顺起来了以后,熬得住才是最最重Ⓞ要的,因为中国人有一句话,高处不胜寒。所以当你觉得自己很厉害了的时候,如果一脚将熬这֍个字从心里踢开了,那么下一脚你就有可能迈向了深渊㤰,这种例子太多了,但㗇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并不容易。”

      ᨎ吴美珠发现女儿正用ਦ随身携带的?珍录音机,在录自己说的话,她脸上滑过了一丝满意的表情。

      吴美珠接着说:Ⴣ“中国人普遍把亲情看得很重,可是有些人在得到뼎亲人或者好꺟朋友的帮助时,却会觉得是理所应当的,这是非災常错的。其中的道理不用我多说了,你肯定明白。在我看来善于用好并始终感恩别人的帮助,是一㝄个人必须的基本能力和基本质素之一。商人겄应该重利,可绝对不能忘义,更不可以忘情,否则会有报应的。这方面我还是拿以前的事来说,你的另一位外公在我和你爸刚开始做这个商社的时候,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很实际地帮了我们,当时他给了我们一本他亲笔誉写的通讯录。你爸和我就是凭着那上面的上百个关系起步,终于在生意上创出了一욻条路。所以关系特别重䕥要,一定要会用,更要用好。梦宁,不管是谁,只要真心诚意给了你关系,就是送给了你一根拐杖,这个太㶜重要了,但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自身。怎么建关系?如何用关系?这里面是有꯴大文章的,能不能㍇真正弄通那些门道?֡人与人是很不一样的。” Ӥ

      煾此时,电话毺铃⽓声响了,吴美珠走过去接电话。

      吴美珠放下电话后继续说道:觴“就这样,靠着你另一位外公的关系,我们把生意由小而大做了起来。三年后我们没有去东京站、大手町一带租高级写字间,而是因为一个机会,用比滵较划算的价格从陆别人手里㲿买了ǻ新桥附近大约二千呎大小的房子,走上了后面的发展之路。新桥的那个地方,直到今天还在,你爸爸和我决定把它保留下来,哪怕暂时放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也不卖掉。因为那是一段历史,也是一个象征,在自己的꿰房子里经营自己生意的渉心情,我们这辈子是难以忘记的。所以,你决定做软件外包业务,爸爸和妈妈얷商量后,决定给你成立一家由这个商社控股的专门会社,新会社的办公地点就放到新桥那里去。你的条件比我们当年好太多ꕃ了,当然现在的社会也不同于过去了。昨天外公还专门༜打电话过来,说他和外ð婆要给你们出股本金,后面就看你和凡雨怎么做好这个业务了。”

      吴美珠见女儿沉思着,便坐到办公桌前处理起了工鼗作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,林梦宁说:“妈,我坚信自己绝对不是冲动,这个业务我一定要把它做起来。但஺人的方面,除了芳芳和袁菁以外,你和爸爸还能支持我吗?”

      吴美珠说:“行政人员肯定没有问题,商社这边可以髯帮你分担掉,但你要结一部分成本给商社,生意葽上的规矩我们要遵守好。营业人员方面,商社可以ᑑ先借几个Ѡ人给你,可是我们的营业人员不懂软件业务的,所以你要考虑好怎么解决这个问题?另外你是不是꼴可以将芳芳培养成营业人员?做营业的人忠诚可靠特别重要。还有扣技术上一定要用好的人才,今天你爸爸约了日经新闻的小野煱先生,他和我们关系很好,是个经济方面的资深记者,在各种企业中认识的关系不少,可以请他帮点忙,交晩上我们和小野先生一起吃饭时好好商量一下。当然袁菁那个男朋友的同藺学关系如果能用上,那是非常好的。另外,我和嚛庆应大学和东京工业大学有些关系,我也已经在拜托他们了,技术方面要努力找到一个可以充分信任的专业人才来统括。ꙡ这方軱面我在想,也许还可以有一个思路,你和凡秨雨的大学都是综合性的,都有计算机方面的专业,看看没有没机会找到已经在东京┦的相关校友?这个技术方面的领头人,最好能知根知底一些。”

      吴美珠又说道:“明天约了贸易振兴会的长谷川先䵌生,他也是一位资深人士,在企业界有不少关系,这样的朋友都可以拜托一下。总之搭好一个基本的班子很重要,事在人为,这方面你要既有方法又有耐心,稳中求进是根本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魏建涛说:“乔老师,辛苦你专门来一次,主要是有些话在电话中说不是太好。但我这几天跑不开,好几个案子集中在一起,真的焦头烂额。不瞒你说,我已经三天没回家了,干我们这一行的辛苦,确实只有自己知道。”

      乔凡雨说:“魏局不必客气,我知道你找我肯定有事。我们既然是朋友那就直接了当说事情,何况你很忙,不能太耽误你时间。”

       “现在问题不太大,查案子的人都出去了,要到他们回来后才会忙起来。乔老师,我今天要对你说一件好事,一件不大好的事。”

      “魏局请说墄吧,好事坏事都是事儿,都要去面对的。”

      “好的事情是,曹区马上要进步了,哽这次应该是进常委,还会担任常务副区长。我也是上午刚听一个好朋友说的,消息⥇应该可栟靠,说是马上要走程序了。乔老师,你知道了吗?”

      乔凡雨臛笑道:“我ᅕ确实还不知道。真是好事呀,要让他请客,不过他这样的人是应该受到重用。”

      뤧 魏建涛说:“第二件事情不大好。最近我这里的一个案子与反贪局有联动,这个案子其实还有案中案,起因鈆在老莫씧那个人身上,涉及到了区里将要腾出来的土地,应该还包括你们报社准备茈与区里一起搞的那个项目用地。详细骐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,因为那个案中案在反贪局那边在搞。我是想提醒乔老师靥一下,这方面要多留心,如果有人葑动小脑筋,事情就会变得复杂,如⟧果涉及到了有份量的人,麻烦就会更多。所以一定不要将项目的事情想得太单一,现在的事情一旦牵扯到了个人利益,横生枝节的事情就会防不胜防。”

       “非常感谢魏局!我多问一句,区里的领导了解这个情况吗?”

      “乔老师,我说实话,这㈍个我还真不知道。那个案子在葛局长手里,我也是私底下听她说了个很粗的情况,这焿种事情我不方便多问。不过葛局♜长这个人很不错,你应该和她认识认识,可以让曹区安排一下,他표们的关系尽管是工作上的,但是比较合得来。”

      魏建涛늍想了想后又说⾋:“乔老我师,我有个私人建议,关弉于土地方面的事情,你可以找曹区侧面了解清楚,你们这么熟,应该没有问题的。”

      ⤃“好。我会找老曹恰当问一问。真的很感谢!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