逛婚庆楼

      由奥拉夫率领的佣兵队伍组成龟甲阵形缓慢前进。

      预料中床弩瘐箭矢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继续射仪来,然后当他每次打算加快行进速度的时候,四枚“长矛”总ꄱ是会准时射来。

      为此又付出了五条人ௌ命后,龟甲阵形就再没变过。

      事实上獠牙佣兵团的装备并不差,甚至可以称得上精良,毕竟卡利亚斯最好的两大作坊都在獠牙佣兵团的控制之下。

      但是佣兵不比正规军队,他们天性散漫,擅长各自为战,推崇不䌩受拘束的自由,以至于獠牙佣兵鉄团从没有祃经行过正规军事㖼训练ᐭ。

      若是野外厮杀还好,卡利亚斯的老佣兵윙都拥有丰譙富的厮杀经验,但是攻城,这对于他们绝大多数人来说,都是头一次。

      虽然缺乏经验,缺少攻城ꪛ器械,但是这一切在奥拉夫看来都不是问题。

      鼖因为筴双方实力对比太过悬殊。

      ㉋奥拉夫举৉着一面塔盾走在队伍的最前方,虽然还没抵达城堡就駾损兵折将,但是他神色依旧轻松。

      城楼上的抵抗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。

      按照霍格团长给出䫃情报,此刻城堡内仅仅只有不到五十个侍卫而已。

      䟵或许狡诈的埃蒙子爵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,但是高文已经在黑森林里被洛克斯干掉了,鷛那么整个巴雷叴特城堡还有谁能和他奥拉夫ꟊ抗衡?

      答案自然是没Ꝭ有。

      更何况他还有两个队长和五百佣兵,在奥拉夫看来霍格团长甚至有些太过于谨慎。

      虽然有些遗憾,没能亲手把高文的头颅劈ႃ开,㵵让他談“裂颅者”的头衔更加响亮,但是攻陷巴雷特城堡的功绩似乎也足够大肆宣扬一番。

      奥拉夫一边想象着自己扬名立万的前程,一边带领着队伍徐徐前进。

      且此刻他们距䇓离巴雷ꓱ特城堡已经不到八十米。

      “停止前进!”

      奥拉夫大声呵斥,队伍骚动了足足两分钟才全部停下脚步俀。

      在这些佣兵以往的战斗中,基本上指挥官只有两个指令,“全体准备”“进攻”,所以一时间听到停止前⢬进还有些不习惯䏁。

      奥拉夫对巴雷特城堡有个大致了解,他퇧知道这个位置就是举盾前进的极限,按照城楼上床ጟ弩的高度,如果他们再往前进,那么ᆰ双层盾墙将不能保护到队伍后面的成Ḏ员。

      꼆 八十米的距离,已经进入到制式三型长管火枪的射程。 

      “全体火枪装填,目标替城楼。”

      奥拉夫决定用大范围火力将对方逼下城楼,然后再正面一举攻破城门。

      “嘭……嘭……嘭……”

      火药味弥漫,枪响声不决。

      在佣兵ᄂ们开火的同时,城楼上的䨳四架床弩也同时射出了弩箭,只不过这一次“长矛”上燃着火౽焰。

      奥拉夫估펗算的距緧离不୅差,这个位置盾墙的角度依旧能够勉强挡住弩箭。

      但是意外的是,弩箭上的火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扑灭,而是顺着地面在整个队伍的脚下燃烧起来。

      “这不是雪水,是火油。”

      有佣兵惊叫大喊,但是此刻已经晚了,火势已成,而且前面的距离城堡的一段路径上也燃起了火焰。

      佣兵团的正式成员大对数都是富有经验的老佣兵,而且拥有三级以上的斗气,所以火焰短时间并能不烧伤他们,但是队伍却因此变得混乱。

      情急之中,奥拉夫透过火光望向城楼,发现在刚才火枪的压制下城楼上的敌人已经躲避到其他地方。

      “全体准备,跟着我冲!必须೐在下一轮薣床弩射箭之前冲ⳑ到城堡下的死角。”

      奥拉夫大喝一声,斗气迸发,举着两米多高的塔盾譌冲进前方的火场,在熊熊火焰中开辟出一条댂路径。

      混乱的队伍也你追我䳭赶地沿着奥拉夫留下的路径向前奔跑。

      在混乱地队伍即将达到城堡下床弩死角的时候,城楼上的侍卫再次出现,又是一轮四弩齐发,还伴随着其他参差不齐的火枪声。

      論   佣兵队伍最后的三十多人,只有两个运气好的家伙成功跑到了城堡下。

       奥뛱拉夫緻看着眼前的城堡大门,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。

      接下来只要破开城门,然后将里面的参与侍卫清理干净,䱗然后将大半个月前那个敢摸他脑袋的小家伙抓起来,他的敄任务就算是顺利完成了。

      即便是没抓到那个小家伙也不重䮅要,攻占了❵巴雷特城堡也就足够了,虽然他并不明白为什么獠牙佣兵团和巴雷特城堡十年来都相安无事,却要在今天赶尽杀绝。

      但是只要有霍䕥格大人的命令就足够了。

      奥拉夫深知自己长处和劣势,所以在接受任务的时候从不询筃问原因。

      “埃里克,破开城门!”

      㘳 奥拉夫朝着身后大喊一声。

      天生神力的牛头人壮汉“血斧——埃里克”,接到命令后毫不迟疑,向后退出几步,然后猛然冲向城门,使出万斤巨铉力,将手中的鸄巨斧鯱劈在厚重的城门上。

      ࠲ “哐!”⪯

      足有半米厚,用铁板与钢钉包夹着木料构成城门被生生劈开一道口子。

      “再来!”

      埃里克吃力地从城门䦎上拔下巨斧,后退一段距离后,再次向城门发起冲锋。

      “他们为什么不用冲车或者撞锤呢?”쩨

      城楼之上的林恩透过墙麛砖缝隙看着下面的情景벿,疑惑地问道。

      死灵术士弗雷刚要说话,却被一旁一直没几乎插话的希尔薇给抢了先,“跹这个我知道,用冲车撞开怎么能比的上用斧头亲手劈开,他们这是想要表现自己。”

      礼 댝 林恩食指뵫轻轻爫敲打另一只手臂,抬起头说道:“就像高文老师那样?”

      弗雷撑着手杖连连头,对林恩的话深感认同,“就像高文那样。”

      一声声巨响震耳欲聋,整个外城楼似乎赽都在轻微的颤动。

      室埃里克对着城门劈了七次,终于将城门彻底劈开一道足够三人并行的缺口。

      奥拉夫컌露出满意的笑容,城门开了,埃里克大口喘着粗气,已经不复之前神勇皏,那么接下的攻占城堡的功劳都将是他的,至于“削骨者——䵕阳炎”,奥馉拉出从不将女人放在眼里,即便这个女人和ᭀ他地位相当。

      捓“你们几个,先进去看看,有什么情况及时呼喊。”

      奥拉夫为了保险起见,没掲有选择第一个进入城堡,而把这份殊荣让给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几个经验丰富的老佣兵。

      一队老兵拿着火把不腊清不༟愿地穿过城门走进城堡。

      “有敌人吗?”

      ㎬ 奥拉夫在外面大声喊道。

      “只有一个麠人。”老兵的声音从城堡内传回。

      奥拉夫将䇲双斧举起,朝着身后㗳的队伍大喊一声:“进!”

      栓边说䳱着ᒜ话,쒤奥拉夫已经大步进入,他很想知道究竟是谁,这么急着为巴雷特殉葬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